和泗县老乡的第二次谈话

各位老乡:
        作为一名草沟镇出来的群众,我是深刻地依恋着这片故土。我谈话的目的也很简单,通过摆事实,讲道理,获得人们的谅解,使朋友圈不断扩大。
         今天要谈的第一个问题,是对于老师的认识问题。笔者不才,也读了那么多年的书,有相当多的老师,只要一提某某老师有问题,立马会引起其他老师的感冒。就是说,老师问题惹不起。我奉劝这样的老师,要做新时期法治思维模式的老师,不要做腐儒,不要无组织无纪律,当官的面前百依百顺,手无寸铁的学生面前像个霸王。我这样对你们讲话就是继承了人民共和国的民主意识,不仅是对正义的尊重,也是一位公民必不可少的发言诉求。有理由的说话,不等于不尊重人,更不是在老师这个“太岁”头上动土。
       自古以来,杀人偿命,借债还钱,这就是天道,没有能力索取债务的人,还寄希望于报应不爽。我也不想搬个凳子天天坐在那恨人,也想把心胸放宽些,但是咱有必要把话说清楚。我为什么对个别老师的恶行不依不饶,不系统性地交代清楚,难免引起人们的误会,特别是老师们的不满。1995年大梁中学的那个班主任张老师,我不敢提名,被网友们发现了。我承认,这是事实。提名就以为着预留着举证。那我让大家对号入座,只提姓就可以信口开河了吗?显然不是:一、老校长韩新玲是当事人,当年我向他反映张老师把每人20元的办毕业晚会的钱据为己有的情况,全班共计70多人。2010年前后,我又再次与韩新玲谈起此事说张老师没有按照他的要求退钱以及对我和校长的发难的情况。这个就是事实。二、他看到我写这个东西在泗县论坛可敢来找我?问我,我就会有话说,因为当年我是在课堂上,站起来问他替同学们一起要这个钱的,他装孬蛋说挨他喝酒了的。要了解我所说的事件,可以在此论坛搜索《和泗县老乡谈谈心》、《有感于老师就是学生父母》以及网名aidang的部分文章。
       有人说你这样做至于吗?显然不原谅有不原谅的理由。张老师扣发我的初中毕业证算不算犯罪?贪污数额较大的晚会费用在当时是不是犯罪?扣发毕业证的事是我是在去年想起来的。我坐在办公室,看别人复印证件,忽然想起,当年我问他要毕业证,他找个借口说就要上高中了,还要它干什么。当时我很清楚,他是因为我索要了班费而耍流氓,扣发证件。其次,这个老师孬心大。当年,大梁中学学校小,我在办公室的黑板上发现,历届毕业照,差不多10来届毕业照,韩校长都在其中,唯独到了1995届,就是我毕业的时候,因为这个事情,他怀恨在心。趁着校长不在,把学校烧饭的伙夫都请来照相。目的是什么,是告诉我韩校长是下放知青,根子不在这里,就他张老师力量大,向我示威,向校长摆谱。我没想到这个情况能够发生,恰好班里还有复习生没来照合影,我心里不快活,说去喊复习生照相,就进屋里不出来参与了。因此,1995年,有教导主任数学老师张国明,语文老师石广益等人参加的毕业照少了我这个学生。你能说我对老师,对同学没有感情吗?我能清楚地记得他们的名字,这是我求学生涯的一段历史啊!
        我不能原谅班主任的还有什么呢?是他在班里对同学说是校长不让办晚会的。这个说法是他的一面之词,到底是不是我没有求证。通过他贪污晚会费用的这个举动看来。我想提两个问题:一个,即使校长不让办,为什么不让办?是不是校长看到了农村学生的家庭普遍不富裕,浪费钱可惜?当年,老师一个月的工资是多少?200还是300元?另一个,如果这个校长不让办是张老师捏造的事实,是不是蓄谋已久,动机太坏了。总是,你贪污了我们的钱,这是不可抹杀的事实。
       一点小钱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问题是,你可能也没能想到我因为借着找复习生的事情拒绝参与拍合影,或者说没想到把戏玩得这么大,把我的一席之地挤掉了。这样一来,其他老师都认为我石请傲气,对我是嗤之以鼻。张老师有没有添油加醋,欲盖弥彰,进一步造舆论说石请多么不合人员,不知道。
       朋友们,这是多大的人能承受的压力呢?我当年虚岁15。我上的是阳光底下的学好不好,不是来与人民教师斗智斗勇的!
       所以很多老师一听学生说别的老师不好,马上爱屋及乌,认为人家多大逆不道,这是不对的。要能够伸张正义,聆听学生的心声,教书育人,而不是恃强凌弱,以势压人,那是什么思想呢?
       比如讲,泗县有个叫做李良剑的教育工作者,我一看一点不像人民教师,打学生像家常便饭。我也曾在网上对他讨伐过,以正义伐无道嘛!李良剑就是老虎我看他不能吃人,因为咱们的习主席善于打虎。1995年,我到草沟中学参加面试入学,恰好小学三年级的表弟穿着校服跟我一起来的。李良剑是面试我的校长,招手让我表弟进去,上去就对着他脸打几巴掌,吼道你来我学校做什么?李校长眼睛瞎吗?他穿着小学校服。这样的人配搞青少年的教育吗?
      最后,我呼呼全县人民,要提高觉悟,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我们既要热爱老师,也要对教师队伍中那些缺乏师德修养,严重损害各个家庭在学校的兄弟姐们、儿女们上学的老师进行舆论监督。就是说要分别什么是好老师,那些是坏老师。这样才有利于社会的进步,教育质量的提高。
                                                                                                                                                石请
话题: 教育 教师 贪污
雪泥 著名写手 2018-03-28 09:05 1
有点无聊吧。说来说去你连名字都不敢说。
aidang 知名人士 2018-03-28 13:28 2
雪泥:有点无聊吧。说来说去你连名字都不敢说。
你又处理不了逍遥法外的不合格教育工作者,凭什么说我无聊?
盐大 著名写手 2018-03-30 10:06 3
看你在贴吧也发了相关的贴子,看样子,你谈话再多次,也绕不开你的老师,心结解不开,指望别人去帮你打谁一顿吗?相信你年纪也不小了,一个人从小到大不可能一点不顺的事都遇不到,都这样揪着不放一辈子,是活给别人看还是给自己赌口气?你要是说小时候受虐,到现在还心里气不过,那随便你,这么多年过去了,还和小时候一个心理,借你的老师指摘所有教书育人的园丁,我觉得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不知道是你当时的老师没教好,还是你实在太有才了,逆境让人成长,而不是让人揣着仇恨的种子。
aidang 知名人士 2018-03-30 10:14 4
盐大:看你在贴吧也发了相关的贴子,看样子,你谈话再多次,也绕不开你的老师,心结解不开,指望别人去帮你打谁一顿吗?相信你年纪也不小了,一个人从小到大不可能一点不顺的事都遇不到,都这样揪着不放一辈子,是活给别人看还是给自己赌口气?你要是说小时候受虐,...
尊敬的读者,你说逆境成才激励人没错的,但是说我指责所有的老师,这个罪名我担不起。我什么时候指责所有的老师?
      个别教育工作者,不是在搞教育是在违法犯罪你懂不懂,大凡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接地气的地方教育主管部门,都不会允许这样的教育界的中学校长,班主任等的存在。除非教育局腐烂到了拿钱“封官”的地步。泗县又不是没有先例,例如之前在教育局当过局长的陈兆才恶贯满盈,畏罪跳楼自杀。他之前也是泗县中学里的老师,属于知识分子,能堕落到人民公敌的境地,是不是与人民无法行使主权,监督不力有关?
城南土著 著名写手 2018-03-31 13:22 5
盐大:看你在贴吧也发了相关的贴子,看样子,你谈话再多次,也绕不开你的老师,心结解不开,指望别人去帮你打谁一顿吗?相信你年纪也不小了,一个人从小到大不可能一点不顺的事都遇不到,都这样揪着不放一辈子,是活给别人看还是给自己赌口气?你要是说小时候受虐,...
心魔 即使把老师就地正法了 后面还会有第三次谈话 第四次谈话 还是绕不开这个话题
aidang 知名人士 2018-03-31 13:42 6
不许随便调侃人。一方面,为自己伸张正义;另一方面,对我县教育领域出现的问题依法监督。国家主席上台宣誓还明确要接受人民监督呢!何况地方教育行业?要不信邪,不怕鬼。比如说狗咬人的时候,你不能也趴下去和狗对咬,人怎么咬狗?要拿起打狗棒,这样才是
aidang 知名人士 2018-04-12 11:19 7
我的文章也算个别老师问题的有力证据。有人赞同吗?
south 见习会员 2018-04-12 13:00 8
只有狗咬人,没有人咬狗。比如草沟北头两头狗过去一直在咬人,现在沦落到没有理的历史垃圾中。
aidang 知名人士 2018-04-12 13:37 9
south:只有狗咬人,没有人咬狗。比如草沟北头两头狗过去一直在咬人,现在沦落到没有理的历史垃圾中。
咬人的狗就该人站起来拿起打狗棒。
1 2
游客
登录后才可以回帖,登录 或者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