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荐读 | 爷 爷 送 馍

泗州之声
3621泗州之声知名作家
2019-04-09 07:57:31
3621 2019-04-09 07:57:31
话题: 文学历史
      清明时节,杨柳青青,田野早已郁郁葱葱,满目生机。周末回老家,父亲带我到爷爷坟前添些新土。站在坟前,我禁不住眼眶潮湿,当年爷爷给我送馍的一幕幕情景即刻浮现在眼前。

      那是三十年前的事了,1986年刚满14岁的我已升入初中三年级,再过一年就要参加中专考试,八年寒窗就要走到尽头,贫寒的家庭再也不用为我的学费而发愁。虽然当时我的成绩在全校是比较好的,可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学校有规定,初三学生必须吃住在校,利用一切时间做最后的冲刺。
      按说,品学兼优的我应该高兴才是,可我暗自伤心了几天,因为,仅我的学费就已经是生活拮据的家庭的一大难题了,更何况又增加了吃住花销。见我愁眉紧锁,爷爷那几天经常给我打气:“咱们几辈人没出一个文化人,常受人欺负,家里再穷也要供你读书,住在学校好啊,馍菜咱自己带,学费我和你大大(父亲)想办法给你交,小孩子家愁啥?”饱经沧桑世故的老人,一席暖心话顿时让我喜上眉梢。

      然后,开学刚几周,我还是遇到了难题,农历八、九月份的天气,我带的蒸馍往往三四天就发霉了,发霉的馍丢掉可惜,又不能吃,总不是个办法。最后,我只好每周三中午回家拿馍。这样又坚持了几个星期,爷爷看我上完课又要走那么远的路回家拿馍,不但太累,又影响学业,就和父亲商量每周三由他去学校给我送馍。爷爷每次都是背着馍步行到学校的,一身的补丁,满脸沧桑,又黑又瘦的脸庞,再加上老实木讷,不免常常受到一些同学的讥笑。而那时正处于青春期的我,自尊心特别强,对同学的反应非常敏感。记得有一次周三上午放学时,其他班的同学都已下课20多分钟了,而我们特喜欢“拖堂”的几何老师一拖再拖。爷爷在教室外等不及了,就到门口叫我的乳名,让我去拿馍。老师很生气,怪爷爷不懂礼貌,而同学们却哄堂大笑,当时我浑身燥热,面红耳赤,恨不能钻到地缝里。爷爷一走,我就和同学干了一架。虽然我身矮力薄,并未能取胜,但仍觉得出了一口恶气。当又一个星期三爷爷来送馍时,班主任将我的情况告诉了爷爷。爷爷铁青着脸,将我喊到学校大门口,问了一句“咋回事”,便劈头给我一巴掌。听着我抽抽噎噎的诉说,爷爷惊讶地望着我,瞬间眼里充满了泪水。我们爷孙俩相对无言,足足有半个钟头。最后,爷爷叹口气说:“学要上,馍要送,不送咱家没那个能力。你大大(父亲)要干活没空,只有我来送,再送我不进学校,星期三每到这个时候,你出来接我。记住,再因为这个和同学打架,你还是一顿挨!”说罢,扭头就走。

      从此,我们爷俩便有了一种默契,每到星期三上午放学,我便早早跑出校门,总见爷爷头戴一个破草帽,扛着馍袋子站在树荫下,耐心地等在那里。

       而从那以后,我更加发奋读书,再也不理会同学的脸色和耻笑。一个学期后,我的成绩在初三年级两个班排到第二名,而爷爷仍周复一周的给我送馍,直到一年后,我顺利考取砀山师范学校,成为那个年代里令乡里乡亲羡慕和夸奖的“骄子”。因为进入师范学校读书,就意味着从此告别了锄把子,吃上了粮本本,成为国家干部,这在当年颇为贫困的乡村实在是足以自豪的。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如今我已参加工作二十多年了,而且已读到研究生学历,被组织选派到皖东北革命根据地泗县泗城镇任党委书记。爷爷作古也近十八年了,但是每年清明给爷爷添坟时,爷爷那和善的面容,弯曲的脊背、忙碌的身影,尤其是爷爷为我送馍的情景依然是那么的清晰,历历在目,犹如一幅永恒的图画印在记忆中,时时催我不断超越和奋进,催我在工作岗位上尽心尽力,为像爷爷那样的老百姓做好事、办实事、谋福利。

      (本文作者尉成辉系泗县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县总工会主席,该文曾刊载在拂晓报、检察日报等报。)
雪泥
1雪泥著名写手 04-09 08:35
豪华落尽见真醇。
游客
登录后才可以回帖,登录 或者 注册
weixin
泗县论坛

给你不一样的新闻资讯

小编微信号:sizhouwang